Kindle books對圖書館而言是白吃的午餐還是特洛依木馬?

Amazon在今年4月份時宣佈將推出Kindle閱讀器專屬的圖書館借閱功能,我們可以在美國超過11000所的公共圖書館借到各代的Kindle閱讀器及「Kindle books」,聽起來非常美好,但是其實背後隱藏著許多問題。

圖片來源:thenextweb

圖片來源:thenextweb

電子書目前大致可分為EPUB和PDF格式,但是Kindle books有自己專屬的格式,這代表圖書館可能被迫增加管理第三種電子書格式,且圖書館購買的其他廠牌閱讀器無法出借所謂的Kindle books,只能仰賴Kindle閱讀器,而Kindle閱讀器似乎無法閱讀其他種格式的電子書。

另一個問題跟隱私權有關,電子書的特點之一是方便讓我們在上面增加書籤作紀錄,Amazon表示將會主動保存我們在Kindle books上面所作的筆記,達到隱私權的保護,但我們如果不想讓伺服器得到這些紀錄,可以選擇停止「自動上傳」這項服務嗎?對此Amazon並沒有表示。

在一連串問題後,我們可以思考提供Kindle給圖書館的用意,電子書不像實體書會隨著時間損壞,一但圖書館取得電子書後幾乎不用再次購買同樣的書籍,進而影響銷售量,這也是許多書商不提供電子書給圖書館的原因。

在這項服務推出後,Amazon除了可以增加Kindle閱讀器的銷售量之外,最重要的是可以統計我們在電子書方面的閱讀習慣,作為營運方向的考量,在電子書日益盛行的今下,這項統計資料可說是珍貴無比呢!

參考資料:

Questions we should be asking about Kindle Library Lending

Some Questions for Overdrive and Amazon about the Kindle Lending Library – Updated